刚联姻百度就遭浑水指控涉数十亿美元造假,欢聚集团如何化解风波

标签: 2021-04-04 23:34:41


刚刚官宣将YY直播卖给百度,欢聚集团(纳斯达克股票代码:YY)就遭遇知名做空机构浑水的阻击。 11月19日,浑水发布报告称,YY涉及数十亿美元的欺诈,YY Live的直播收入中约有90%是欺诈性的,YY Live在线约会收入中约80%是欺诈性的。 而仅仅2天前,欢聚集团宣布与百度签署最终协议,百度将以约36亿美元现金(根据协议或有对价调整)收购欢聚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即YY直播)。 在此关键时候突遭做空,YY当天回应称,浑水的做空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 浑水与YY各执一词,其与百度的交易进展是否受到影响,一切尚待观察。不过,浑水出手对YY最直接的影响便是股价。11月19日盘前YY股价下跌了26.48%,市值蒸发21.48亿美元。截至发稿,欢聚时代相比前一晚收盘价回调18.86%至美股美国存托凭证88.75美元。 浑水“发难”:指控YY涉及数十亿美元的欺诈 浑水报告指控,YY涉及数十亿美元的欺诈,YY财务报告的用户指标、收入和现金余额是具有欺诈性的。浑水称,该做空报告不仅适用于传统的YY Live业务,还适用于YY的在线约会业务Bigo。 数据方面来看,浑水在做空报告指出,YY Live的直播收入约有90%是欺诈性的,直播业务约占2020年第三季度YY直播收入的95.8%;YY Live在线约会收入中约80%是欺诈性的,在线约会收入约占YY Live收入的20%;Bigo收入中约有80%是欺诈性的。浑水表示,使用更多对公司有利的假设会产生约60%的欺诈性收入。 浑水做空报告中指出,YY欺诈主要使用了三种方法:一是YY自有服务器中伪装的“付费用户”(PU)。在浑水的数据样本中,与这类付费用户相关的礼物价值大概占平台礼物总价值的一半;二是主播的礼物通过不同的自我PU账户被回收到系统中,YY平台中号称年收入数千万人民币的主播,实际只拿不超过250万元人民币的固定工资;三是管理主播的公会显然“参与”了骗局。 浑水报告称,他们分析了YY的近1.5亿笔交易,数据显示YY直播有约50%的礼物打赏收入来自YY服务器。 YY反击:浑水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 对于浑水的做空指责,YY还未给出逐条的反击。发稿前,YY方面仅回应称,浑水的做空报告充满了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 浑水报告指控的情况是否属实尚不能判断,不过,有业内人士在浑水报告中发现了一些瑕疵。 浑水公布了此次做空报告采用的两种主要调研手段,一是通过自动化手段收集并研究了1.156亿笔交易记录及宏观数据;二是从财报、账号、秘密实地调查及访谈中获得信息。 首先,在浑水的做空报告对假用户认定YY IP地址:127.0.0.1,YY服务器假用户使用的地址:100.64.0.0–100.127.255.255,是由YY内部网络假用户使用的地址。 某计算机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127.0.0.1常用来测试使用,从浑水做空报告中公布的截图来看,以127.0.0.1为IP的用户打赏情况并不能断定是否为测试用。 其次,在武汉IP用户转移的问题上,上述计算机业内人士说,该数据样本取自2019年11月-2020年2月,该时期内,YY用户存在全国范围内大量流动,而用户几米的位移都有可能使用户IP发生改变。 在数据假定条件不够严密的情况下,浑水的做空结论是否成立还不可知。有行业观察人士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做空报告的出发点是建立空仓为打压股价而发布,这种主场发出的声音不足采信。 但多名行业观察人士提出直播行业中刷单是常见的现象,流量数据造假现象已几乎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媒体对相关流量“黑产”的起底调查也显示,如今从直播观看人数、互动人数到销售额等环节的数据,都可以通过第三方刷量轻松完成“美化”。 浑水做空对欢聚集团影响几何? 浑水为何选择在百度收购YY的关键时间节点出手,行业分析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浑水此次狙击YY肯定早就已经有计划了。中国互联网的一些业内行规在美国看来很难理解,几乎可以说每一家中概股都一直被盯着。另外,YY股价涨得太多了,今年的低点在40美元/股,此后一直处于上行通道,最近更因为百度收购YY直播,YY的股价被推到100美元/股的高点,这个时间点对于空头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一位在美国某投行工作的人士也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证实,做空机构浑水对中概股保持着高度的关注,并表示狙击YY是利益驱动使然。 这次做空是否会影响到欢聚与百度之间的交易,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分别求证YY与百度,截至发稿双方均未做出评论。 至于其他方面的影响,知名会计师田刚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如果做空报告指出的YY直播的礼物打赏确实来自其自己的服务器,以及进一步涉及收入确认,增加了营业收入的情况下,YY则有虚增营业收入的可能。一旦涉及财务造假,后续SEC很可能会介入调查,或将波及相关直播产业的中概股。 此外,浑水对于公会参与YY数据造假的指责,也引起了外界对公会与平台间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或者利益输送的质疑。对此,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直播刷单”进行虚假打赏,涉嫌虚假交易。如证实为虚假交易,不排除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具体是否涉及利益输送,涉及哪些当事方,有待进一步查实。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妍頔 白金蕾 编辑 赵泽 王进雨 校对 薛京宁